留学生归国隐瞒出境史参加婚礼 确诊后上百人隔离


Daniel J. Schaefer殡仪馆。图据《商业内幕》

“人们不能悼念自己死去的亲朋好友,这个场景太令人心碎了,也很可悲,”马尔默公司里的一名丧葬承办人奇斯曼说,“每个人现在都在等待,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。他们不敢出门。他们的亲人离世了,而现在他们却不想和自己的亲人待在一个房间里。”

马尔默告诉《商业内幕》新闻:“在纽约地区,可能没有人有足够的设备来处理如此数量级的遗体。”

阿根廷新增确诊117例累计502例 暂停大规模撤侨

抵达医院后,一名工作人员在入口处接受了体温检测,随后进入了办公区域,与医院人员对接,告知要接走放在太平间的遗体。

有预测模型称,或将有10-2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。截图据央视网

向新冠肺炎逝者家属收取费用,也同样存在麻烦和风险。马尔默讲述了向一名丈夫死于新冠肺炎的女性收取费用的经历,按照规定,这名女性应该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,但因为需要安葬家人,她不得不来到殡仪馆。“她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桌子的那头,我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另一头。我希望她开一张支票给我,结果她摸出了现金数给我。”他说道。

一些相关从业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感染源未知。马尔默说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他是一名丧葬承办人,那家伙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。”

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“满员”

对新冠肺炎逝者家属而言,这是一个让人痛心的特殊时期,由于密切接触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,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参加葬礼。而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感染风险,不愿出近距离接触感染病毒的遗体(即使防腐液可以杀死病毒),还有人甚至害怕出现在任何有人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