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:美国疫情仍处于"第一阶段"


对互联网人转行所选的金融业公司进行分析发现,选择人数排名前五的公司,均为中国平安与中国人寿旗下公司。保险行业在2019年涌现大量人才需求。互联网人去往保险行业,更多也并非简单卖保险, 而是“互联网+保险”的结合。

2019年,拼多多也是黑马般的存在。数据显示,拼多多的人才来源前三位都是大厂,分别是腾讯、阿里和京东。 脉脉大数据显示,自2018年字节跳动便成为百度和腾讯人才的去向之一;2019年则与AT两家组成新的BAT人才库。

脉脉平台大数据显示,自春节以后,脉脉上更新个人主页的人数呈显著上升趋势,在3月初达到高峰并一直延续。脉脉创始人、CEO林凡表示,疫情因素叠加经济不确定性因素,令许多人的职业发展面临不确定性。建议职场人保持“待机”状态,储备高价值人脉,并积极进行线上社交互动。3月28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了解到,目前南航,4月8日零时起,武汉天河机场将恢复国内客运航班。国航等基地航空公司已恢复4月8日武汉机场始发航班的机票销售工作,乘客可前往各大航空公司官网购票。

不过,互联网行业人才的 “圈内流动” 特点十分明显,主要企业的人才来源与去向均仍为互联网公司。 相比而言,许多传统行业正加速破圈,视数字化转型为出路所在。

百度被称为互联网界的 “黄埔军校”,一直在给其他互联网企业输送人才,2019年也一如往常。 京东也成为了新的人才输出大户,华为、美团点评、滴滴出行和搜狐搜狗等,都是京东人才流向的主要公司。

新京报讯(记者 陈维城)3月30日,职业成长平台脉脉发布的《疫情之上 机遇何在 人才流动与迁徙报告2020》显示,2019年转行的前三大去处为生活服务业、IT互联网与金融业。百度、京东成为了互联网人才输出大户,拼多多、字节跳动吸引不少互联网大厂人才。

预计疫情后,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将会展开,5G、智慧物流等将迎来可观增长。把目光更多瞄准 “通信电子”、 “交通物流” 等就业竞争度低的行业,不失为一个转行跳槽的策略。

在特区政府卫生署和香港医院管理局当日举行的简报会上,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说,这59例新增的确诊病例为30名男子和29名女子,年龄在11岁至77岁之间。其中有40例(包括18名留学生)在病毒潜伏期内有到访外国的记录。

报告显示,城市中的人才争夺战暗涌,杭州替代广州,与深圳、上海、北京共同站稳人才流入第一阵营,广州与成都组成第二阵营,其他诸如西安、郑州、武汉等新一线城市共同组成第三阵营。

长三角与珠三角已形成多中心吸纳人才格局;人才净流入,深圳第一位,杭州领先北京、广州;职场年龄焦虑成普遍现象。35岁离职人的主要城市选择,依然是北上广深。不过,杭州在35岁职场人的选择城市里并未进入前五,步入而立之年的职场人们,更喜欢成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