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访北京小汤山医院
来源:探访北京小汤山医院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9:05:48


一些相关从业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感染源未知。马尔默说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他是一名丧葬承办人,那家伙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。”

即使亲人并非感染病毒去世的家庭也会受到影响。马尔默的公司还从其他国家运送逝者遗体回到美国,但这场疫情让国际旅行变得极为受限且复杂。

3月30日当天,有六名家庭成员聚在一起,悼念家里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长辈。马尔默表示,工作人员对允许这家人得到传统的殡葬服务而感到担忧,因为政府不鼓励10人以上的聚会。因此,他限制了参加悼念的人数,并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导方针要求他们至少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。而那些自我隔离中的家人,则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加入了悼念行列。

现有报告本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0例。

“现在所有人都在紧急关头,我们只能尽量戴上口罩、手套,尽可能地保持个人卫生,尽可能地消毒,”马尔默隔壁葬礼服务公司的一名合伙人说道。“我们只能祈祷,希望自己不会感染病毒。”

在这场悲剧之中,马尔默和他的同事,以及他们所服务的家庭都面临不确定的因素,比如是否可以举行葬礼。当地时间3月30日,《商业内幕》新闻跟随马尔默和他旗下殡仪馆员工,记录了他们一天的工作日程,试图了解这个行业在越来越严峻的疫情之下如何运转。

殡仪馆开门不到一个小时,就有一家人打来电话,说自己的亲人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,遗体在布鲁克林一家医院。放下电话后,工作人员坐上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前往医院。车前排的一个箱子中放置着标记遗体使用的标签,尾部配备了一个气动升降机,可以同时放置多具遗体。工作人员表示,随着纽约市新冠病毒危机的加剧,后备箱常常“满员”。

马尔默的团队在车里配备了工业消毒剂喷雾,当他们从医院太平间接走遗体后,会立刻向装尸袋喷洒消毒剂,尤其是拉链部分,然后再打开袋子确认了死者的身份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还会用消毒剂浸泡过的纸巾遮挡住嘴部,以确保至少能部分阻断无意中散出的携带病毒的物质。

与此同时,火葬场目前没有足够的停尸房存放新运来的新冠肺炎死者遗体。马尔默公司所在的地区只有四个火葬场,如今全被“压垮了”。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说,他们必须挨个和火葬场确认,按照规定时间安排,基本上火葬场会从车里直接将遗体接走进行处置。

马尔默是位于纽约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纽约国际殡葬服务公司(International Funeral Service)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。这是当地最大、装备最好的“临终关怀”服务商之一,但现在,这家企业已随着纽约陷入了一场“死亡之战”。